通知公告   更多>>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化园地
妈妈,让我再爱你一次
发布日期:2019年03月14日   发布人:jmmhg   浏览次数:  次

三宁公司 蔡娥

    今天,我想和大家分享的是我自己的故事,近三年里,我最害怕去的地方就是医院,因为我有一个身患重病的母亲,我很清晰的记得那是2016年正月十六,我的母亲因高血压突发脑出血住进了重症监护室,我永远也无法忘记在赶到医院那一刻,见到的那个一辈子不服输,气场强大,没人说得赢的母亲,因为病痛和手术的折磨,变得头发凌乱,身上插满各种监控和输液的管子,那个样子,令我的喉咙仿佛被堵住了一般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不知道无声的眼泪流了多久,才终于能够平静一点,用尽全力把那个字叫出来:妈!

    那一次,我们把她从死神那里抢了回来,但是,从那以后,母亲却永远失去的生活自理的能力,因为脑血管破裂压迫了神经,她的左手和左腿变得毫无知觉。好在医生的救治和家人的精心陪护,半年之后,慢慢康复,可以借助轮椅和医疗器械慢慢挪动,自己吃饭。我是知足的,只要妈还在,家就在,不管她是不是健康,是不是需要人照顾。

    可是,万万没想到,2017年冬天,母亲再次突发脑梗,又一次住进了医院,一切是那么毫无征兆、出人意料。从那以后,我的妈妈就再也不能站起来了,行动障碍、大小便失禁,24小时卧病在床,短短一个月的时间,身上就长了严重的褥疮,臀部溃烂,结痂流脓,可以看见骨头的那种,我心疼母亲,便坚持要把母亲接到身边照顾,就这样,我开始了我全职陪护的日子,首先,我要面临的一大难关是母亲糟糕的精神状态,也许是身体遭受了太多痛苦,曾经那么坚强勇敢的她,像个孩子一样脆弱和任性,嫌打针太疼,嫌饭菜难吃,嫌插尿管没尊严,嫌翻身难受……

    其次,我还要承受来自自身的挑战,一边倒着夜班一边照顾母亲翻身,洗澡,吃饭,为了治疗褥疮,我学会了消毒,上药,清创,包扎,按摩,还要无数遍的晒被子,换床单,记得有一次,我下班回来,发现床上护理垫和被子已经湿透了,我赶紧把母亲一点一点挪到床边上,侧着身,怕伤口会感染,准备去倒水给母亲洗澡,可谁想我刚到卫生间,就听见“轰”的一声,我慌忙跑出来,原来母亲因为重心失衡,整个人从床上摔了下来,可能是疼,可能是吓到了,躺在地上哭,我整个人都慌了,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硬是生生把母亲抱上了床,要知道我的母亲生病前有180斤,后来因为卧床,也有150来斤,我没有办法一把抱上来,只能先抱上半身再抱下半身,那一刻,我再也控制不住了,我抱着母亲安慰她不要哭,可是我的眼泪却止不住的往下掉,此时此刻,我感觉多么无助与疲惫,却还要振作精神,安慰她鼓励她,让她感觉好一些。 

    所幸的是,我的努力没有白费,差不多五个月,母亲已经能正常和人对话,褥疮也没有恶化,愈合了很多,就当我以为一切都将慢慢好起来的时候,还是毫无征兆的,母亲因为第三次发病离开了,我再也没有办法将她留住,尽管我拼尽了全力,正所谓“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待”是人生中最无力最悲哀的一件事了。 

    作为一名生产一线的倒班工人,在我照顾母亲的这段日子里,感谢家人的支持,领导同事的理解和帮助,我认为我是平凡的,因为我相信在座的女同胞有更多百折不挠,坚强不屈的故事,但同时我们又是伟大的,我们作为新时代的女性,靠着自己的双手,创造着未来和信念,把青春和热血,献给了家庭和事业,我们是伟大现代女性。在此,祝愿所有的女性同胞们:幸福快乐!

上一篇: 与夜色对话 下一篇:

Copyright © 2007-2015 新世纪娱乐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技术支持:开封大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豫ICP备12009634号